图为客工们在新加坡S11榜鹅客工宿舍外排队领取食物。

九州娱乐城ju111net-列国战疫:“客”居狮城生死劫

列国战疫:“客”居狮城生死劫

2020-06-19 22:34:18
来源:
作者:刘丹忆
责任编辑:刘丹忆
2020年06月19日 22:34 来源:

  6月19日电 题:“客”居狮城生死劫

  作者:甘甜

  “狮城”新加坡面积不大,却交汇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。繁忙的樟宜机场,为全球投资者迎来送往;好客的鱼尾狮,迎接一拨又一拨游客……

  然而,数月来,在新冠疫情冲击下,原本热闹的新加坡,人迹寥寥、倍显空寂。疫情在当局宣布受控后,出现二次暴发。截至目前,确诊病例升至4.1万多,其中超九成都是客工,达3.9万余例。

  被称为“抗疫优等生”的新加坡,在对付新冠病毒上,经历了怎样的起伏?

资料图:疫情之下,新加坡鱼尾狮公园。
资料图:疫情之下,新加坡鱼尾狮公园。

  “请让他活着回家”

  “请我们一起为这个小男孩祈祷,他能很快健健康康、开开心心地与父亲见面。”

  3月底,新加坡客工援助组织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张新生儿照片,牵动着无数新加坡人的心,就连总理李显龙也献上了祝福。

  孩子的父亲萨卡尔是新加坡第42例确诊病例,也是首例客工确诊病例。由于新冠病毒引发并发症,40岁的他自2月8日入院后,就被送入国家传染病中心的加护病房,直到孩子出生当天仍病情危急,处于昏迷。

  得知萨卡尔确诊的消息后,他还在孟加拉国的妻子难掩悲伤。此前每天通话时,丈夫都嘱咐她当心别染病,结果自己却中招。她哭求:“请让他活着回家。”

  萨卡尔所在的加基武吉Leo Dormitory宿舍区,共有365个房间,每间住有12人。尽管宿舍采取了消毒、加强人群密集接触区清洁等防疫措施,但仍让人忧心,类似这样高密度的客工宿舍,如何才能避开病毒传播的风险?

  毕竟,在新加坡,超过20万客工分散在43个集体宿舍区中,还有约10万客工住在工厂改建宿舍和在工地建造的小型宿舍,通常是10至20人蜗居在一个房间里。

图为客工们在新加坡S11榜鹅客工宿舍外排队领取食物。
图为客工们在新加坡S11榜鹅客工宿舍外排队领取食物。

  “第三条战线”的脆弱

  对于不少客工来说,虽然疫情形势严峻,但他们对新加坡的防控和医疗充满信心。为了支撑家人的生活,他们历险过后,仍选择留在这里工作。

  初期,新加坡很快控制住了疫情走向。

  早在1月初,新加坡卫生部就向所有医疗机构和医生发出警报;1月23日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后,不断收紧入关政策;2月7日,将疾病暴发应对系统应对级别从黄色调高至橙色;2月17日,发布“居家隔离公告”,进一步加强防控隔离措施……

  2月18日,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称,对新加坡为发现每个病例并追踪接触者,以阻止传播所做的努力,留有深刻印象。多国媒体也把新加坡称为“抗疫优等生”。

  然而,新加坡公共卫生专家杰里米·林认为,政府很努力地抗击着社区传播和输入病例,但它忽视了“第三条战线的脆弱”。他指出,新加坡对客工及客工宿舍的管理一直存在“偏见盲点”。

  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后来也在社交媒体上坦言,“我们低估了新冠疫情,并为此付出代价。”

资料图:新加坡樟宜展览中心“方舱医院”。图为医护人员在穿好防护服等待病人。
资料图:新加坡樟宜展览中心“方舱医院”。图为医护人员在穿好防护服等待病人。

  谁也不知道,何时会被病毒盯上

  除了工作外出,印度客工莫汉3月起不再和朋友出门闲逛。“我只在3月8日去买了蔬菜,我避免与任何人有身体接触。”毕竟,谁也不知道,自己何时何地会被病毒盯上。

  小心翼翼的莫汉却没想到,3月30日,他所在的S11榜鹅客工宿舍有4人感染了病毒。不到一周时间,这里成了新加坡本地的最大感染群,有63人确诊。

  4月5日,S11榜鹅和Westlite客工宿舍被列为“隔离区”。两天后,新加坡全国开始实施病毒“阻断措施”——提供非必要服务的企业停工——这意味着,多数客工不得不停工,待在宿舍。

  隔离开始后,莫汉很担心。因为S11榜鹅客工宿舍“既不干净又不卫生,就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”。这里,也被评为“新加坡最便宜的宿舍”。这处四层建筑占地约5.8万平方米,却容纳了多达14000名客工。

  由于宿舍清洁人员不够,莫汉主动帮忙清刷了他所在楼层的厕所。到了第四天,他开始感到不舒服,“我感觉有点发烧,当我检查体温时,是37.4摄氏度。”

  而在Westlite客工宿舍,客工们想要保持一米的社交安全距离,也几乎不可能。住满12人的房间,双层床靠得非常近,还堆着炊具、水桶等物品。隔离开始不过两天,这里就传出救护车的鸣笛声。

图为新加坡S11榜鹅客工宿舍。
图为新加坡S11榜鹅客工宿舍。

  到了4月21日,43个客工宿舍中,已有19个被列为隔离区。其中,S11榜鹅宿舍近2000人感染,占新加坡总病例近四分之一,包括莫汉和他的几名室友。

  10000例!4月25日,客工宿舍累计确诊病例突破5位数,之后每日新增病例介于400至900余例之间。

  20000例!截至5月10日,短短两周时间,客工总病例数又翻了一番。

  疫情“炸弹”被再次引爆。专家分析称,有的客工可能在工作场所感染了新冠病毒,在休息时与不同宿舍的客工聚集,病毒由此在各宿舍间传播。

资料图:新加坡总理李显龙。
资料图:新加坡总理李显龙。

  这个国家的“隐形支柱”,并不孤单

  疫情暴发后,被称为新加坡“隐形支柱”的客工群体,以这种特殊形式,走入了人们的视线。

  “新加坡人能拥有优质的政府组屋、世界一流的机场和四通八达的地铁网络,他们(客工)有很大的功劳。如果您是客工的家人,并正在观看视频,我想对您说,我们非常感谢您的儿子、父亲和丈夫,对新加坡做出的贡献。”

 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一个视频中,对客工致以感谢,承诺让他们健康、安全地回到家人身边。

  为防控疫情,新加坡政府的措施不断加码。4月7日,即S11榜鹅和Westlite客工宿舍开始隔离两天后,人力部表示,已成立跨部门工作小组改善两宿舍条件,包括发口罩和消毒液。一周后,政府客工疫情工作组表示,将在新加坡所有43个客工宿舍派驻医疗团队。

  与此同时,重症患者被送往医院;轻症患者被送到由展览馆改建的方舱医院;病毒检测呈阴性的健康客工,则陆续被安置在军营、海上浮动宿舍、体育场、游轮等场所。

新加坡将豪华游轮作为宿舍,安置新冠肺炎痊愈客工。图为已经登船的外籍工人在甲板休息。
新加坡将豪华游轮作为宿舍,安置新冠肺炎痊愈客工。图为已经登船的外籍工人在甲板休息。

  康复后,孟加拉客工塔吉尔就被转移到了“双子星号”游轮上。这里共搭载了约1500名原本染病但已康复,并从事非必要服务的客工。

  在船上,塔吉尔除了定期检测体温,还会和新朋友聊天,锻炼身体。每隔三到四天,他和其他客工会轮流到甲板上,享受约40多分钟的阳光和新鲜空气。

  新加坡各行各业的人们也积极行动。有雇主大量订购口罩和药物发给客工。有民间组织专门成立网上平台,帮助客工提升技能,排忧解闷。许多人发起了捐款捐物活动。

  “在这次疫情中,新加坡并没将我们赶走。”看到各界纷纷伸出援手,5月28日,孟加拉客工扎星忍不住在社交媒体上感叹道。

  扎星在5月初因感染新冠病毒入院。染病期间,他远在家乡的孩子迎来了1岁生日。“我告诉护士这一天是我儿子的生日后,人们进(病房)时,总会让我把他们的生日祝福转告给我儿子。我感动得哭了。”

  扎星在这个国家工作了近9年。“我们离开了自己的家庭和梦想,来到这片异国土地上工作,但在这个国家,我们并不孤单。”“当新冠病毒进入我们客工的生活时,新加坡政府的支持犹如黑暗中的曙光。新加坡政府以及新加坡人给予了我们支持、关爱、尊重与温暖。”

新加坡将豪华游轮作为宿舍,安置新冠肺炎痊愈客工。
新加坡将豪华游轮作为宿舍,安置新冠肺炎痊愈客工。

  “我也希望到新加坡来工作”

  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日前指出,客工宿舍内的抗疫工作已取得良好进展。新加坡政府表示,将在疫情较严重的宿舍专设护理和康复设施,兴建新宿舍让健康和康复的客工入住, 与雇主合作保障客工安全复工。

  而首例确诊客工萨卡尔的新冠病毒检测,也已转阴。日前,他特地录制了视频,感谢各界对他的帮助。

  视频中,他一再感谢新加坡人为他祈祷,也感谢政府为他提供免费治疗。他还呼吁客工遵守相关条例:生病的话不必担心,因为政府“一定会提供帮助和照顾”。

  谈到出院后的计划,在新加坡工作了10年的萨卡尔说,“我要回去看看我的家人,我也希望到新加坡来工作。”

  6月19日起,新加坡进入“阻断措施”解封第二阶段。滨海湾畔,鱼尾狮雕像依旧矗立,见证着这座“花园城市”逐步重焕生机。(完)

【编辑:刘丹忆】

  • 专题:

相关新闻:

  • · 
  • · 
  • · 
  • · 

国际新闻精选:

  • 2020年06月20日 15:47:43

  • 2020年06月20日 15:47:11

  • 2020年06月20日 14:37:13

  • 2020年06月20日 14:18:54

  • 2020年06月20日 10:50:45

  • 2020年06月20日 07:19:27

  • 2020年06月20日 00:05:18

  • 2020年06月19日 10:37:31

  • 2020年06月19日 09:12:17

  • 2020年06月18日 16:20:21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ixiongyu.com